商薈

巴黎協定何去何從

沈旭暉: 中國成世界環保新推手仍須努力

宗永強: 環保背後的石油角力戰

氣候及環境變化專家、香港大學地球科學系系主任宗永強認為,石油才是美國退出《巴黎協定》的背後原因。“石油不僅是能源及金錢交易,背後更牽引着一場政治博奕。長久以來在石油政治的影響下,世界各國在不同議題的取向,多少受到石油供應因素影響,美國退出《巴黎協定》亦然。”

 

美國是世界最發達的國家,也是消耗最多石油的國家,在政治、經濟、軍事等各個層面,都積極爭取超級大國的地位,當中首要是確定對石油供應的掌握。

 

維護石油產業精英階層利益

特朗普退出《巴黎協定》,就是要讓“石油霸權”主義重回美國政治核心。各國為推進《巴黎協定》的落實,加速可再生能源的研究及應用,最終結果是取代石油,這是少數手握石油霸權的美國相關產業精英階層,所不願見到的事。宗永強說:“雖然近年可再生能源普及程度有所提升,但因成本及技術所限,仍需很長時間才可完全取代石油及天然氣。不過,《巴黎協定》推進各國政府加大力度支持新能源應用,少數美國能源精英階級的巨大利益或會因而受損,這才是特朗普政府要致力維護的重要利益。”

 

美國退出協定的消息公佈後,中國立即重申對《巴黎協定》的承諾,並與歐盟發佈共同聲明,承諾在減少溫室廢氣排放方面加強合作。宗永強相信,碳排放量位居首席的中國,未來為了達到《巴黎協定》的減碳要求,勢必加緊發展再生能源,擺脫依賴煤電。“因有國家補貼及支持,中國現已成為生產最多太陽能板的國家,產品除了供應海外,內地亦非常普及,風力發電也正在快速成長中。”

 

中國發展新能源潛力大

宗永強曾到內地多個鄉鎮考察,對當地太陽能應用情況留下深刻印象。“一些新規劃或重建的新市鎮,不少家庭及工商戶均設太陽能發電系統,電網系統可支援‘自己的電自己發’,甚至將太陽能轉換的多餘電力以合理價錢賣予電力公司。”他認為,因應中國政府的上行下效管治風格,以及加速淘汰高污染生產的目標,未來可再生能源的應用潛力十分巨大。上述應用於鄉鎮的太陽能系統,連歐美等先進國家也未能達到,一來政府補貼力度不足,二來已發展城市的電網系統未能支援。

 

現時佔全球碳排放約15%的美國退出《巴黎協定》,無疑令全世界達到協定的目標(把全球平均氣溫升幅控制在攝氏2度內)變得更加困難。但沒有美國,不代表地球停止轉動,歐盟及中國為了擺脫石油霸權的限制,定會加快新能源應用,加上可再生能源設備生產成本不斷下降,亦可鼓勵其他新興經濟體加快發展綠色能源,如美國民間及企業能繼續維持減碳步伐,相信定可彌補美國政府缺席的影響。